黑狐

黑狐
主演:
张若昀刘小锋文章章雯淇吴婷吴秀波李羲儿李卓李曼郑宇丰
状态:
完结
类型:
大陆电视剧谍战
地区:
大陆
语言:
国语对白 中文字幕
导演:
未知
时间:
2012-06-27 14:44:34
年份:
2011
剧情:
顾汉森是上海呼风唤雨的人物。民国初期,他收养了两个义子,廖思成和方添翼,两人与他的亲女儿顾婷青梅竹马长大,三人…详细剧情

喜欢看“黑狐”的人也喜欢:

明星合集专题

Back to Top
顾汉森是上海呼风唤雨的人物。民国初期,他收养了两个义子,廖思成和方添翼,两人与他的亲女儿顾婷青梅竹马长大,三人情同手足。方天翼为人正直、仗义,重视兄弟情义,虽然一直暗恋养父顾汉森的女儿顾婷,但得知顾婷喜欢廖思成后,一直将感情埋藏在心底,跟随廖思成出生入死,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胜利立下汗马功劳。长大后,廖思成以优异的成绩从黄埔军校毕业,留学日本。表面上他是国民党军官,实际身份是中共潜伏在国军中的卧底。在日本留学期间他与日军高官的女儿大岛由美相爱,不曾想九一八事变爆发,两人只得惜别。回国后,顾汉森知道女儿顾婷的心思,准备操办她和廖思成的婚礼,但廖思成以国难当先为由婉拒,加入军统,顾婷和方添翼也一同追随。几年后,廖思成接到命令率领小组去截获一批清宫宝藏,顾婷与方添翼也参与其中。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卷入一场阴谋当中。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顾婷竟也是一个潜伏在国军中的中共特工。两名中共特工在敌区的夹缝中生存,迎接他们的是一场难以想象的艰难挑战。 1931年9月19日,日本东京。留日学习军事知识的黄埔毕业生廖思成、沈晗、姚立星、李长城、刘江河,受邀到廖思成日本恋人大岛由美的家中共进晚餐,席间众人抒发着自己的报国理想,却被突然回家的大岛由美父亲大岛茂将军告知的“中日发生军事冲突”的消息打断,廖思成等人愤然离席,决定立即回国报效国家。   大岛由美深爱着廖思成,恳求廖思成带她一起回中国,廖思成拒绝了她,但承诺战争结束后会回来找她。而此时,大岛茂正向随自己回家的学生山口一男和松本弥二交代任务,应日本关东军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的请求,将他二人派往中国,并让二人密切留意跟大岛由美在一起的廖思成等人。   临行前,山口一男向大岛由美倾诉了爱慕之情,遭到大岛由美的拒绝。得知战争不可避免,大岛由美希望山口一男在战场上如果遇见廖思成能手下留情,山口一男以帝国军人的职责婉拒了她,但表示,自己会给廖思成一次活命的机会。在回国的船上,廖思成等人遭到大岛茂派出的杀手的追杀。搏斗中,廖思成在山口一男的暗中帮助下逃出追杀,而刘江河却不幸遇害。与此同时,廖思成的父亲廖明生也因为不肯与日本人合作贩卖军火在天津被暗杀。廖明生的好友顾汉森得知消息,带着女儿顾婷和养子方天翼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却只见到廖明生冰冷的尸体。   天津,码头。   廖思成、李长城跟沈晗、姚立星依依惜别。沈晗、姚立星决定前往南京参加刚刚成立的特务组织力行社,而廖思成和李长城决定在天津呆一段时间再去南京与他们会合。四人分手后,廖思成发现前来迎接自己的顾婷和方天翼,看到两人面色凝重,廖思成非常疑惑。回到顾家,看见顾家为廖明生布置的灵堂,廖思成明白了一切。听说廖明生遇害的经过后,廖思成在父亲灵前发誓自己一定会手刃凶手。   经过多方打听,顾汉森从天津警察局警长朱子宇处得知廖明生之死与土肥原贤二有关的消息,而李长城也告诉廖思成,他父亲廖明生是因为发现国民党官员与日本人勾结贩卖军火,不愿同流合污而被他们所害。廖思成决定刺杀土肥原贤二。   廖思成的计划被一直注意他的山口一男发现,紧急时刻,方天翼赶到,表明自己跟廖思成一条战线的决心。兄弟俩并肩作战,却由于寡不敌众,深陷日本特工的包围,而土肥原贤二却已在山口一男的保护下逃离。这时,李长城率众突然现身,掩护廖思成和方天翼全身而退,而顾婷早已驾车守候在出口处。   廖思成知道土肥原贤二不会放过自己,决定带着方天翼、顾婷离开天津。临行前,廖思成跟李长城秘密碰头。原来,廖思成早在日本的时候就向中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作为廖思成的介绍人,李长城告知廖思成已被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根据李克农同志的要求,廖思成现在的任务,就是去南京加入复兴社,打入国民党内部,争取获得戴笠的信任,没有组织上的命令,不得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身份。廖思成接受了任务,但表示,自己唯一的要求就是请求组织上允许自己找到杀父仇人后亲手制裁他。李长城默许了廖思成的请求。   方天翼、顾婷决定追随廖思成一起去南京加入复兴社,顾汉森得知他们决定离家报国时,伤感之余,同意了他们的选择,但让廖思成好好照顾顾婷。廖思成知道两家父母都希望他跟顾婷在一起,也知道顾婷深爱着自己,但他心中只有大岛由美,面对顾汉森的请求,廖思成说自己会把顾婷当亲妹妹一样照顾。听到顾汉森的请求,方天翼也黯然神伤,原来,方天翼一直暗恋顾婷,但他知道顾婷心中所爱,也尊敬廖思成这个大哥,方天翼决定将这份爱意永远埋藏在心底。   加入复兴社后,廖思成成为特务处的一名特工,方天翼和顾婷被派往庐山训练班受训。而土肥原贤二也分别对山口一男和松本弥二做出指示,命令山口一男潜入苏联远东地区,松本弥二则到满洲执行“樱花计划”。   在特务处,廖思成见到了久未见面的沈晗,得知姚立星忽然失踪的消息。   1934年,伪满洲国成立。溥仪不想被日本人控制,在与国务总理郑孝胥相谈后,秘密与苏联取得联系,打算用一批故宫中的珍宝向苏联换两个集团军的武器装备。由于珍宝远在天津,溥仪不得已之下,求助日方护送到沈阳。   这个情报被山口一男截获,他立刻发报给土肥原贤二。土肥原贤二早已窥视这批珍宝,为了不影响日满关系,他一方面假装与郑孝胥商谈如何将珍宝运往满洲里,一方面命令已经暗地里拉起一支抗日土匪武装队伍的松本弥二做好截宝的准备。同时,土肥原贤二安排山口一男的好友小野正雄押送宝藏。   押送宝藏的消息被早已打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参谋部的姚立星截获,他迅速将情报发往南京,戴笠得知后,派出多个行动组在可能经过的路线截住宝藏,并将最有可能经过的路线交给廖思成,戴笠告诉廖思成,会有一个“特别行动小组”交给他指挥,让他确保宝藏不能落入伪满手中。廖思成将戴笠派他截宝的任务向李长城汇报,李长城转达李克农的指示,配合国民党,不能让宝藏落入日本人和伪满洲国手中。   廖思成在山海关与“特别行动小组”接头后,发现前来接应他的竟然是方天翼和顾婷,三人重新相见,分外激动。廖思成带领“特别行动小组”按照情报提供的地点前去截宝,激烈交火后,廖思成等人歼灭所有护送人员,却发现劫到的竟然是一堆石头。   而此时,负责真正押送宝物的小野正雄在行至沈阳附近的“柳河沟”时,遇到了一股不明势力的伏击,小野正雄贸然追击,返回后发现十几箱宝物已被换成一箱箱石头。原来,宝物被事先安排好的伪满部队掉包,而这支伪满部队在行至“黑棒子沟”时,又遇到一帮土匪袭击,宝藏被劫,而这帮土匪的头目竟然是松本弥二。原来,早在一年前,松本弥二就受土肥原贤二的派遣拉起一支队伍,松本弥二隐藏自己日本人的身份,以“掌柜的”身份为日本收集情报。   “掌柜的”松本弥二命手下王富贵将宝物到手的情报送到沈阳和记洋行张掌柜手里,随即安排日本军队将手下这批土匪全部杀害,王富贵因为在妓院多呆了几天而逃过一劫。王富贵回到山寨,发现除“掌柜的”失踪外,其余人全被日军杀害,王富贵掩埋了所有土匪的尸体,只身奔赴关内参军。   小野正雄因为任务失败而负罪自杀。自杀前,他在松本弥二的授意下给山口一男留下一份遗书,但松本弥二不知道的是,小野正雄用特殊药水写在信上告诉山口一男,只有自己的死才能使“樱花计划”顺利完成,这让山口一男对小野正雄的死产生了怀疑。而任务失败的廖思成同样深感难以向组织上复命,他向上级请示后,决定跟方天翼、顾婷去沈阳追查宝藏的下落。在沈阳,廖思成跟方天翼、顾婷潜入伪满皇宫,一方面搜寻宝藏,一方面伺机刺杀溥仪,结果,却发现身着日军装扮的姚立星,两人相见,都感到十分惊讶。廖思成的刺杀计划没有成功,在姚立星的暗中协助下逃离伪满皇宫,但让他高兴的是,那批宝藏也并未落入溥仪手中。   廖思成立刻将宝藏并未落入溥仪之手的消息发往南京,戴笠命令他回南京复命。途径天津时,三人抽空看望顾汉森,顾汉森对三人的英雄气概大家赞赏,同时希望廖思成和顾婷能迅速完婚,并告诉二人这也是廖明生的遗愿。看着顾汉森和顾婷期盼的眼神,廖思成表示自己从小只把顾婷当妹妹,而且日寇未驱,何以家为?顾婷虽然内心很失望,但表示自己会一直等廖思成,陪着他驱逐日寇,等着他慢慢爱上自己。听到顾婷的表白,方天翼心里很不是滋味。   回到南京后,三人受到戴笠的嘉奖。方天翼、顾婷被派往庐山特训班任教官,而廖思成格外得到戴笠的赏识,任命他为特务处调查科科长,并拨给他一笔活动经费,让他今后以商人“唐伟波”的身份在上海、北平、南京、重庆等地开展工作。在南京,廖思成见到已成为南京联络站站长的朱子宇,他向朱子宇打听父亲遇害的事情,并表示自己追查到底的决心,这让心中有鬼的朱子宇暗起杀心,决定一有机会就除掉廖思成。   廖思成将戴笠派给自己的新任务向李长城做了汇报,李长城带来李克农的指示,让廖思成将计就计,用戴笠的经费暗中发展壮大中共地下组织。   1937年7月7日中日全面战争爆发。   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役”打响。   日本关东军参谋总部数次机密外泄,引起了土肥原贤二的高度重视,他查出所有的事情都与一个代号叫“黑狐”的人有关,他将山口一男调回东北,全力搜捕打入关东军的国民党间谍和“黑狐”。   土肥原贤二为了一举查出潜伏在日占领区内的国民党特务,故意放出假的“樱花计划”, 化名为小冢清张的关东军参谋总部书记官姚立星果然中计,偷出“樱花计划”上报给上级----沈阳伪警察局长陈连石。   陈连石发现山口一男注意到姚立星,将姚立星已暴露的消息迅速报告给戴笠,戴笠指示陈连石牺牲姚立星,以便取得日本人更大的信任。陈连石将姚立星的行踪报告给山口一男,就在山口一男派人去抓获姚立星时,姚立星也觉察出身边危机四伏,在将最后一份情报送给女友章佳琳,嘱咐她务必送给北平的沈晗后开枪自杀。不料,章佳琳的真名叫松本雅子,是松本弥二的妹妹,日本特务机关部的一名特工。章佳琳将姚立星给她的信交给了关东军特务机关长铃木清夫,铃木清夫发现这是一封托沈晗转交给廖思成的信,决定将计就计,让章佳琳派人将信交给沈晗,并命令章佳琳潜入重庆跟踪廖思成。   重庆。   廖思成回到家中,从佣人梅姨手中接过沈晗转寄过来的姚立星的信,经过破解,廖思成发现这是一封告诉他关于失窃宝藏在南京的信。而此时,戴笠通过陈连石情报得知日本人已经盯上廖思成。他也决定将计就计,将廖思成派往南京。   戴笠命廖思成查清南京会战计划泄密之事,并伺机刺杀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及其它日军高级将领。廖思成将姚立星给他的信交给戴笠,戴笠看后,也给廖思成看了一份署名“黑狐”的特务发来的清宫珍宝在沈阳城外黑棒子沟中遭劫的密报,要廖思成到南京后查明宝藏的下落。同时,让廖思成到南京后找一个叫易顺金的药材店老板联系,并告诉廖思成到武汉后会有人跟他接头配合他的行动。   廖思成离开后,戴笠招来自己的心腹朱子宇,命他派人跟着廖思成去南京,实施第二套反“樱花计划”方案,必要时可除掉廖思成以防暴露更多潜伏人员。戴笠的命令给一直想除掉廖思成的朱子宇一个很好的借口,他随即下达了除掉廖思成的密令。离开重庆时,廖思成跟组织上的人接上头,告诉他李克农的命令,鉴于现在抗日形势严峻,让廖思成积极配合国民党抗日。   廖思成乘船离开重庆。早已盯上廖思成的章佳琳也跟随着上了船。   廖思成在武汉码头遭到朱子宇派来杀手的袭击,被前来接应他的方天翼搭救。兄弟二人惊喜万分。方天翼看到廖思成身边女学生装扮的章佳琳,起了疑心,但廖思成则不置可否。章佳琳告诉廖思成自己要去上海参加抗日锄奸队,希望能跟廖思成搭伙走一段。在武汉,廖思成秘密会见了已担任武汉办事处主任的李长城,李长城得知廖思成要前往南京,告诉他由于南京形势严峻,已经很长时间跟南京联络站失去了联系。他希望廖思成到南京后跟组织上重新建立联系,并告诉他,联系人就是易顺金。廖思成这才明白戴笠让他去跟易顺金接头并非因为易顺金可靠,而是因为已经对易顺金起了疑心。廖思成决定设法消除戴笠对易顺金的疑心。李长城最后转达组织上的命令,万一南京联络站遭到日军破坏,廖思成可独立开展工作。   由于日本空军封锁了长江航道,廖思成、方天翼和章佳琳三人改由陆路前往南京。行至芜湖时,三人碰见正领着一队溃兵撤退的国军连长王富贵,得知南京已经沦陷的消息。在廖思成和方天翼的帮助下,王富贵击退日军追兵,而廖思成也由王富贵的口中得知他曾经在黑棒子沟抢劫的事情和南京会战失利的真正原因,廖思成用当年黑棒子沟事件的真相引诱王富贵与自己一同前往南京,在财宝的诱惑下,王富贵答应了。   此时,山口一男赶到上海,找到松本弥二,想了解当年小野正雄死的真相和“樱花计划”的事情时,松本弥二忽然中毒身亡,山口一男找到土肥原贤二。土肥原贤二告诉他要想了解小野正雄的真正死因,必须去南京,并交给他一个带有青帮标志的戒指,告诉他会有一个代号“火狐”的人帮他。山口一男走后,松本弥二出现在土肥原贤二的面前,原来,松本弥二诈死正出自土肥原贤二的授意,他让松本弥二跟随山口一男前往南京,用山口一男引出隐藏在日军中的特务“黑狐”,并跟化名为章佳琳的松本雅子保持单线联系,通过廖思成掌握国民党特工和部队动态,获取情报。松本弥二来到南京,要手下特务松尾振雄戴上青帮标志的戒指,化名为叶山,根据章佳琳留下的线索在南京城外接近廖思成一行人,以便山口一男在暗中进一步实施计划。廖思成不知是计,以为叶山被日本人追杀,救下叶山,却让自己深陷险境。为了减少目标,廖思成决定与方天翼、王富贵分头行动,并相约两天后在灵谷寺见面。章佳琳执意跟着廖思成,廖思成也想知道章佳琳的来历,答应他她的请求。廖思成他们并不知道,灵谷寺里等着他们的是一个陷阱,灵谷寺的智善大师其实就是当年王富贵送情报的张掌柜,因为害怕被灭口投靠了朱子宇,隐姓埋名在灵谷寺呆了下来。而青帮的冯老大依着朱子宇的意思,要青帮弟子守在放“宝图”的地方,对每一个前来取图的人进行劫杀。   廖思成跟章佳琳进入南京城后,发现满目疮痍,到佳华棉纺实业公司南京分部去找以前的手下,更是人去楼空,只是在墙上发现他的助手严子祥用符号写成的暗语。廖思成决定带着章佳琳到国际安全区去碰碰运气。靠着伪装成日本侨民,廖思成和章佳琳一路有惊无险地进入安全区。在安全区里,廖思成遇到几个昔日的手下,得知严子祥可能被日军抓走的消息,也了解到日军在南京正进行着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廖思成决定发报回重庆,一方面报告南京的情况及南京城防泄密的原因,一方面看戴笠下一步有什么安排。   廖思成带着章佳琳回到他原来的办事处,见到被日本人抓住的严子祥,打斗中,严子祥被杀死,而廖思成被几个黑衣人所救。严子祥临死前说出了16号密令几个字,并告诉廖思成有内奸,看着惨死的严子祥的样子,廖思成发誓一定要抓到内奸。   日本特工离开后,廖思成再次潜入办事处,取回电台,将南京城会战失利的原因发给重庆,得到让他执行16号密令的消息,廖思成正想问16号密令的具体内容时,信号中断了。   戴笠得知日本人已经盯上廖思成,让隐藏在南京的特务头子周墨浩赶紧动用备用密码,并不惜一切代价杀掉廖思成。但让戴笠没想到的是,周墨浩已经投靠了日本人,成为双面间谍。而松本弥二从章佳琳的提供的情报中,得知国民党潜伏特工将要在南京实施16号密令,他要章佳琳继续留在廖思成身边,务必弄清楚什么是16号密令。听到廖思成被人追杀的消息,松本弥二指示手下,在没引出廖思成背后的国民党特工前,务必确保廖思成的生命安全。周墨浩为了讨好日本人,得知“16号密令”的图纸在冯老大手里,便诱杀了冯老大,但冯老大死前的一番话,使他心怀顾忌,并未将到手的图纸交给日本人。   廖思成决定去找易顺金打听16号密令的事,他施计甩掉章佳琳,确认身后无人跟踪后到易顺金家中。而此时的易顺金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周墨浩盯上,周墨浩为了讨好日本人,安排日本特务佐佐木用苦肉计取得易顺金的信任,也使得山口一男在到南京后不久就盯上了易顺金。   和易顺金对上暗号后,易顺金告诉廖思成16号密令就是炸毁南京,廖思成非常震惊。易顺金还告诉廖思成,那些暗杀他的人,极有可能是朱子宇手下的潜伏人员。而中共在南京的地下党组织,已经遭到毁灭性破坏。   廖思成自以为行动隐秘,殊不知都在山口一男的控制之中。山口一男得到土肥原贤二的密令,要利用廖思成这条大鱼,一举抓捕所有的国民党潜伏特工。在佐佐木的配合下,山口一男成功抓走了易顺金,并将自己化装成易顺金的样子。在抓住易顺金时,山口一男注意到他手上的青帮标记。   当廖思成再次见到易顺金后,伪装成易顺金的山口一男告诉廖思成自己要回重庆复命,以后廖思成的联络员是张方宇(就是山口一男本人)。   梅姨和顾婷先后潜入南京,在周墨浩家中躲藏了下来,积极组织残留的国民党特务,实施戴笠的密令,却因为找不到16号密令的图纸而计划搁浅。   自从和廖思成分开后,王富贵和方天翼就带着那几个人在山上躲来躲去,来到离灵谷寺不远的地方时,被早已经埋伏在这里的日军抓获,方天翼因故躲过一劫。廖思成要去灵谷寺和王富贵等人会合,还未出城,就见王富贵等人被日军抓了进来,为了救出他们,在去找易顺金商量的途中,章佳琳被杀手开枪打伤,廖思成舍身救下章佳琳。看到日军在南京的暴行,看到廖思成对自己的关切,章佳琳的内心已经开始慢慢发生转变。   松本弥二不想那么快杀掉王富贵等人,为了打击城内外的反抗组织,他命令刚刚参加完特训的外甥田中横化名为王大力,带着一队日本特工化装成游击队,“碰巧”救下王富贵等人,并取得王富贵的信任。   廖思成和章佳琳碰到进城的方天翼,三人决定通过维持会会长周墨浩之手救下王富贵。结果在与周墨浩打交道的过程中,廖思成发现他国民党特工的身份,及时阻止了欲除掉他的方天翼。为了促进彼此信任,周墨浩将冯老大的匕首送给了廖思成。从周墨浩家中离开后,廖思成遭到了两名蒙面杀手的追杀,方天翼和廖思成并肩作战,但无奈杀手手中有枪,就在两人形势危急时,一名杀手忽然失手,给了廖思成一个机会将杀手打伤,另一名杀手见势不妙,只好拉着受伤的杀手离去。而方天翼看着远去那名受伤杀手的背影,若有所思。   原来,那名受伤的杀手竟然是顾婷。顾婷找到廖思成和方天翼,说自己事先并不知道暗杀的对象是廖思成,而经顾婷说明,廖思成才得知另一名杀手竟然是自己的佣人梅姨,得知周墨浩是朱子宇的手下,廖思成开始怀疑朱子宇与自己父亲廖明生被杀有关,也开始怀疑周墨浩就是严子祥口中的内奸。廖思成这才明白,自己就是戴笠用来引诱日本人上钩的诱饵,他怀疑执行16号密令的线路图应该也在灵谷寺中。   顾婷苦劝廖思成和方天翼赶紧离开南京,隐藏起来,而廖思成决定想办法绝处逢生。他一方面让顾婷回去透口风给梅姨,告诉她周墨浩可能已经跟日本人勾结;另一方面,他决定去灵谷寺探个究竟。除此之外,他还决定用自己会日语的便利条件,在南京城制造混乱,扰乱日军视线。   山口一男知道廖思成会去灵谷寺找智善大师,于是他赶前一步找到智善大师,智善大师按山口一男的意思,伪造了一份“黑狐”写给他的信,无论这封信落到青帮还是廖思成的手里,日本间谍都会循迹找到谁是“黑狐”。而松本弥二担心当年的事情被山口一男查出,命令日军包围了灵谷寺后屠寺。   廖思成和方天翼乘车出了城外,遇上王富贵等人,化装成日军赶到灵谷寺,目睹了一场日军的杀戮,廖思成利用自己的身份,拼死救下智善大师。王富贵认出智善大师就是当年的张掌柜,想从智善大师身上找到宝图的去向。   松本弥二得知智善大师被廖思成救走,密令王大力(田中横一)无论如何要杀智善大师灭口。王大力(田中横一)带着的一队“抗日游击队”,堵劫那些追杀廖思成他们的日军时,趁乱将智善大师射杀,智善大师死前留下了寻找佛骨与宝图的线索。   廖思成从智善大师身上的致命枪口看出了端倪,对王大力(田中横一)带领的游击队起了疑心,而王富贵和许二柱在掩埋智善大师的时候,发现了袈裟内的秘密,这一切,都被旁边盯梢的日军特务发觉。王大力(田中横一)为了证明自己是中国人,设伏袭击了一队日军,在缴获的一份情报上,廖思成得知日军下一步将沿江而上,进攻武汉。廖思成决定回城,将日军的军事部署发回重庆。这一次,他用另一套密码和沈晗直接联系,日军竟无法破获。沈晗将得到的情报上报给戴笠后,得到了戴笠的夸奖。沈晗表示,这都是廖思成的功劳,沈晗的话让戴笠对廖思成的用途有了重新认识,他意识到,廖思成未必是颗弃子。他下令暂缓对廖思成的追杀。   王富贵趁夜一个人来到灵谷寺后山,寻找佛骨宝图,不料,另有两支人马也跟着他尾随而至。两帮人马发生了火拼,引来了寺院内的日军。混战中,王富贵受伤,幸亏王大力(田中横一)带着游击队及时赶到,救下王富贵。   廖思成和方天翼出城在寻找王富贵他们的途中,从日军收容的尸体上,进一步肯定了对王大力(田中横一)那拨人的怀疑。和王富贵他们会合后,他把自己疑虑说了出来,并和方天翼一起,成功地除掉了假冒游击队员的王大力(田中横一)等日本特务,不料他自己竟也遭到王富贵的怀疑,两人发生争执。一气之下,王富贵带着叶山等人离去。   廖思成、方天翼等人在掩埋智善大师的地方,从撕开的袈裟上,断定宝图的下落已经到了王富贵的手里。他们正要离开,却被一伙青帮的人包围起来了。青帮的人认出廖思成身上的匕首,正是冯老大的随身之物。   由于王大力的死,日军加大了搜山的力度,廖思成等人联合王富贵与青帮配合冲出日军封锁,回到南京城内,众人找不到藏身之地。廖思成提议去周墨浩家暂时躲藏,认为有梅姨和顾婷在,周墨浩不敢将他们交给日本人。   廖思成等人的到来让周墨浩有苦难言,不得不收留他们,而这一切,让前来跟周墨浩见面的张方宇(山口一男)看见,开始怀疑周墨浩对日军的忠心。而此时梅姨在顾婷的暗示下,对周墨浩的身份也起了疑心。周墨浩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能选择与廖思成合作,避免自己同时被两方追杀。从周墨浩的口中,廖思成得知当年在天津朱子宇和日军勾结贩卖军火的事实,他怀疑朱子宇跟他父亲的死拖不了关系,但周墨浩一口咬定对廖思成父亲的死因毫不知情。   廖思成伪装成日本侨民,带着方天翼、王富贵等人在南京城制造了多起暗杀、爆炸事件,引起土肥原贤二对松本弥二的不满,而此时松本弥二也通过重庆的特务终于得知廖思成的真实身份,让章佳琳杀了廖思成。但章佳琳已经爱上廖思成,找各种由头拖延此事,并暗中除掉前来暗杀廖思成的人。章佳琳的这些举动,廖思成都看在眼里。   而此时的松本弥二见章佳琳迟迟未能得手,决定自己动手,他通过周墨浩告诉廖思成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长官松井石根要进城的消息,希望引出南京城内隐藏的国民党特工,将其一网打尽。廖思成不知是计,决定组织人手,在入城仪式上暗杀松井石根,结果中了日军埋伏,廖思成和方天翼被大岛由美所救,而王富贵等人为了掩护廖思成,相继落入日军之手。   廖思成和方天翼在打探王富贵等人关押地点的时候,得到两卷记录日军屠杀罪行的胶卷,让章佳琳得知,将胶卷掉包,却没料到,这本来就是廖思成试探章佳琳的一个陷阱,真正的胶卷早就交给顾婷藏了起来。在事实面前,章佳琳承认自己日军特工的身份,同时也向廖思成表示已经厌恶这场战争的心理,在顾婷和方天翼的质疑下,廖思成还是选择相信章佳琳,他希望章佳琳能帮他们救出王富贵。   在章佳琳的帮助下,廖思成等人救出王富贵,但发愁如何将王富贵等人送出城去。这时,大岛由美的到来解决了这个问题,大岛由美向廖思成要那两卷胶卷,廖思成开始并不承认,大岛由美向廖思成表明自己世界和平组织工作人员身份,并表示,自己来南京后一直在收集日军侵华罪证,将胶卷交给廖思成的人也是她们的工作人员,大岛由美表示要将胶卷送到国际社会,通过国际施压来迫使日军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廖思成决定让大岛由美将胶卷和王富贵等人送出城去。   看到廖思成和大岛由美间的默契,顾婷和章佳琳心中都很不是滋味,顾婷终于明白廖思成为何不愿与她成亲,而方天翼将顾婷的伤心看在眼里,提醒廖思成大岛由美毕竟是日本人的事实。廖思成表示自从自己决定回国的那天起,就断了跟大岛由美在一起的念头。   这时,梅姨发现顾婷暗中跟廖思成来往,为了保住廖思成,顾婷杀了梅姨,迟迟得不到梅姨传来的信息,远在重庆的朱子宇起了疑心。为了保护顾婷,廖思成让大岛由美将顾婷一起带出南京。这时,廖思成接到山口一男以黑狐名义写来的信,约他到北平见面。这是山口一男设下的一个圈套,在南京寻找未果后,将廖思成引到北平,从而诱出那里的国民党潜伏人员,找出谁是“黑狐”。廖思成交给顾婷一封关于国民党在南京埋藏炸药的密信,让她去武汉转交给李长城,这让顾婷对廖思成的身份产生怀疑,但她表示,无论廖思成是什么人,在她心里的地位永远不会改变。廖思成让方天翼护送顾婷到武汉,方天翼表示自己要跟廖思成战斗在一起。   大岛由美带着胶卷和王富贵顺利出城,途中,王富贵去了趟灵谷寺后山,发现智善大师留下的埋藏佛骨和藏宝图的是一个空盒,王富贵决定到东北找找线索。   顾婷走后,朱子宇果然将梅姨的死怀疑到顾婷身上,这时廖思成设计让朱子宇将梅姨的死因怀疑到周墨浩身上,朱子宇一怒之下派杀手杀了周墨浩。周墨浩临终前告诉廖思成,当年他父亲的死就是朱子宇主谋,廖思成还想问周墨浩16号密令路线图所在时,周墨浩留下“北平”二字就死了。廖思成决定立刻跟方天翼赶赴北平,章佳琳因为帮助廖思成而背叛了哥哥松本弥二,决定跟着廖思成一起去北平。   日军暴行的照片已经公布,立刻引起国际社会的轩然大波,大岛由美的父亲大岛茂也受到松井石根的责骂,在军方施压下,大岛茂决定牺牲女儿大岛由美。他派松本弥二刺杀大岛由美,却被山口一男救下,也让山口一男对松本弥二的死产生怀疑。面对山口一男的深情,大岛由美依然无法回应。   廖思成和方天翼历经艰难来到北平,在到北平的路上,章佳琳为了救廖思成被松本弥二派来的杀手杀死。廖思成找到沈晗,将自己离开重庆就遭人追杀的事情和朱子宇跟日本人勾结走私军火的事情告诉他,沈晗立即将情况上报戴笠,戴笠开始怀疑朱子宇,并对廖思成绝境逢生大加赞赏。这时,得知廖思成来到北平,大岛由美找上门,三人见面,都非常激动。大岛茂知道大岛由美跟廖思成在一起,找到廖思成,告诉他自己并不反对廖思成跟大岛由美的婚事,他想造成事实拉拢廖思成,结果被廖思成拒绝。而戴笠知道廖思成身边有一个日本高级参谋的女儿后,决定玩一把政治游戏,打乱日本人的视线,他命沈晗通知廖思成,要廖思成尽快和大岛由美举行公开婚礼。   廖思成将戴笠让他跟大岛由美结婚的消息向组织上汇报,却由于战乱的原因,迟迟得不到组织上的答复,面对戴笠的紧逼,廖思成不得已自己做出决定,和大岛由美结婚,但只做名义上的夫妻。   廖思成的决定让方天翼十分不解,他痛骂廖思成背弃廖明生的遗愿,伤害了顾婷。在跟廖思成打了一架后,方天翼愤然离开。方天翼的话让大岛由美听见,以为廖思成移情别恋,只是为了政治上的目的娶了自己,但她还是希望能通过婚姻挽回廖思成的心。   廖思成跟大岛由美结婚后,坚持不碰大岛由美,这让大岛由美非常伤心,松本弥二趁机离间大岛由美和廖思成的感情,这使得廖思成对大岛由美产生误会,两人貌合神离。而看到大岛由美和廖思成的婚礼后,山口一男非常伤心,他决定赶紧找出“黑狐”完成任务,离开北平这个伤心地。山口一男以易顺金的面目见了北平青帮信义堂堂主万义,要万义带他去见“黑狐”,被万义拒绝。山口一男认为万义就是“黑狐”,命令到达北平的佐佐木,密切注意万义的行踪。而这时,易顺金从日军监狱中逃出,派人向苏北方面告诉了有人冒充他的消息,并只身前往北平,想寻找那个冒名顶替他的人和佐佐木,报仇雪恨。山口一男得到易顺金从监狱中逃脱的消息后,命令日本特务不惜一切代价劫杀,并命令北平的日本特务,关注青帮的动静。   易顺金历尽艰难到达北平,以青帮长老的身份约见万义,要万义找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万义觉得此事很奇怪,答应尽量帮忙。山口一男得知易顺金和万义见面的消息后,大吃一惊,设计将易顺金害死,并将嫌疑推到廖思成身上,因为凶器就是冯老大留下的匕首。同时,山口一男也发现万义并不是“黑狐”。   其实,匕首是廖思成一次跟大岛由美争执时不小心落下的,匕首被大岛由美收好,却被松本弥二利用,让佐佐木交给山口一男,山口一男杀死易顺金后,将匕首放回,却让廖思成跟大岛由美产生误会。大岛由美在匕首中发现一一张地图,原来周墨浩将16号令路线图藏在匕首中。大岛由美将地图交给廖思成,却被廖思成误会,以为大岛由美给了他一张假图,让大岛由美十分伤心,两人不欢而散。   廖思成在依照黑狐留下字条碰头的途中,遇见了北平治安大队的大队长陈连石,廖思成怀疑陈连石就是“黑狐”,他将自己的疑惑告诉沈晗,沈晗告诉他,陈连石原来就是姚立星的上级,姚立星的死,极有可能是陈连石出卖的。廖思成决定杀掉陈连石,替姚立星报仇。沈晗劝廖思成不要轻举妄动,但廖思成根本听不进去。而这时,顾婷跟李长城来到北平,带来了组织上同意廖思成跟大岛由美结婚的消息。这时的顾婷,已经成为一名中共地下党员。看见顾婷,方天翼原谅了廖思成,三人决定再次合作,干掉陈连石。廖思成也将大岛由美给他的地图交给李长城,让李长城派人去南京辨别真伪。   就当三人刺杀陈连石即将成功时,沈晗带人阻止了廖思成。他带来戴笠的密令,告诉廖思成陈连石是戴笠安插在土肥原贤二身边的一个重要人物。军统对自己内部人的冷酷无情,让方天翼看清国民党的嘴脸,他向廖思成表达了想加入中共的愿望,李长城代表组织接受了方天翼的入党申请书。   而此时的山口一男在跟混入青帮的叶山接触的过程中发现松本弥二未死的事实,在偷听到松本弥二和叶山(松尾振雄)的谈话后,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他觉得被人利用了,屈辱之下,只身赶去黑棒子沟寻找证据,发誓要为好友小野正雄讨回清白。而廖思成跟顾婷在一起让大岛由美产生误会,她厌恶因为战争而导致的她与廖思成之间的隔阂,她恳求廖思成跟她一起去美国,让廖思成拒绝后,留下一封信后悄然出走,途中被去东北组建细菌部队的松本弥二带走。   原来,松本弥二早就垂涎大岛由美的美色,碍着大岛茂的原因,一直没敢动手。南京大屠杀曝光后,大岛茂引咎辞职,回到日本,松本弥二这才敢下手。将大岛由美弄到手后,松本弥二强暴了大岛由美,并带着她前往东北。   廖思成并不知道大岛由美离开他后的悲惨遭遇。当他回家看到大岛由美留下的那封信后,后悔不已,这个时候叶山(松尾振雄)来到他的面前,劝说他跟日本人合作,被拒绝后,两人进行了一场生死搏击,最后叶山(松尾振雄)丧命在廖思成的枪下。在叶山处,廖思成发现了一份国民党内部日军间谍名单。廖思成请示李长城,李长城让他将名单给戴笠。廖思成将间谍名单通过沈晗发往重庆,在名单的末尾,廖思成加上了朱子宇的名字。   王富贵在东北进行调查时,发现当年他那队土匪被歼灭一事有颇多疑点。他路遇贫苦人家被日军抓走,听说要去做生物实验,忍不住偷偷跟踪,遇到了乔装成游击队来调查松本弥二行踪的山口一男。两人见到松本弥二之时,王二麻子认出松本就是他当年的掌柜的。山口一男听王二麻子诉说的当年的惨案,不禁产生了怀疑,更加确定松本和当年的宝藏事件有关。于是用“黑狐”的代号给廖思成发信息让他注意松本弥二这个人。   得到“黑狐”发来的信息,廖思成决定去东北彻查宝藏的事情。方天翼、顾婷表示愿意同往。李长城也告诉廖思成大岛由美给他的地图是真的,凭借这张地图,中共找到国民党埋藏TNT炸药的地方,是南京城避免了一场浩劫。廖思成悔恨不已。   廖思成和王富贵在东北潜入松本弥二房中,逼迫松本弥二将经过说了出来,被易容后的山口一男听到,山口一男这才知道是松本弥二他们害死了小野,决意为小野报仇。不料松本弥二早暗中指使手下佐佐木设好埋伏,廖思成反被松本弥二手下抓住,松本弥二告诉廖思成,所谓的佛骨宝图,只不过是“樱花计划”中的诱饵,当年的清宫珍宝,早已经被土肥原贤二以偷梁换柱之计运回了日本。他们设这个局就是为了拿廖思成和山口一男为诱饵,引出双方的间谍。双方一片混战,方天翼杀掉佐佐木,不料顾婷却被松本弥二抓住,双方僵持在一起。   这时,山口一男出来与松本弥二决斗,在杀掉松本弥二后,山口一男决意杀掉廖思成,为大岛由美出气,不料被躲在暗处时刻关注廖思成的大岛由美用自己的身体替廖思成挡了一刀。   看见大岛由美死在自己刀下,山口一男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悲然离去。看到大岛由美为自己而死,廖思成也无比自责,大岛由美临死前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怪过廖思成,只能怪两人生不逢时。埋葬完大岛由美,廖思成接到戴笠密令,让他们回重庆复命。在重庆,廖思成得到戴笠的嘉奖,并命他为特别行动组组长,除掉名单上隐藏在国民党内部的日军间谍。在一个包厢里,朱子宇被破门而入的廖思成所杀。   在完成除掉国民党内日军间谍的任务后,戴笠召见廖思成,告诉他怀疑上海站站长王天木投靠汪伪特工总部76号李士群,他让廖思成带着方天翼、顾婷等人去上海考察王天木,一旦王天木叛变,立刻重新建立军统组织,由廖思成任站长,重新建立起上海跟重庆间的联络线,并争取摧毁76号。戴笠让廖思成以“黑狐”为代号开展工作,看见廖思成惊讶的样子,戴笠得意地说,其实根本没有“黑狐”这个特务,那只是他抛出的烟幕弹,而现在“黑狐”终于实至名归。   廖思成将情况向李长城做了汇报,李长城让廖思成前往上海开展工作,争取打入汪伪“七十六号特工总部”,开展情报工作。李长城告诉廖思成,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共同抗日。   廖思成带着方天翼、顾婷等人来到上海,租用了百乐门饭店的上等房间作为掩护其活动的地点。当时,日伪警宪特务也经常出入这家颇有名气的豪华饭店,廖思成抵沪后,立即通过剧艺社的地下党员蓝兰和于伶与上海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很快编织成一个颇有特色、卓有成效的情报网络。   与此同时,廖思成设计让一名军统特务将一份如何摧毁76号魔窟的详细计划书交给王天木,结果这名特务很快就被抓紧76号,廖思成判断王天木已经叛变,他迅速以“黑狐”的身份将情报发往重庆。   廖思成得到戴笠密令杀掉王天木,不料让王天木跑掉,正式投靠了日本人。但廖思成也没有放弃对汉奸的惩罚行动,在他的领导下,连续暗杀了多名汉奸,在76号内引起了恐慌。   根据李长城指示,廖思成让方天翼打入日特“岩井机关”。他让方天翼投岩井所好,请他上馆子吃中国菜,陪他逛舞场跳交际舞,于是,岩井把方天翼当作好朋友,而廖思成则以“胡越明”的化名,通过方天翼的具体安排,与岩井有了直接联系。岩井非常欣赏廖思成,通过方天翼表达了让廖思成帮助日军开展情报工作的愿望。廖思成跟岩井建议开办刊物,在岩井的支持下,廖思成和方天翼开办刊物《二十世纪》,将报社作为中共地下党活动的据点,而戴笠得知廖思成和方天翼的活动后,非常赞赏,让他俩忍辱负重。至于向岩井机关提供的情报内容,经廖思成和方天翼商定,每半月起草一份有关大后方及国共合作的情况,有时增编一些英、美、苏在香港的动态。就这样,中共的情报网络,经廖思成编织,渗透到了日特“岩井机关”;一份份有用的战略情报,经廖思成之手,转达到了延安中枢机关。   而顾婷通过关系以李士群妻子的远房亲戚为名出入李士群家中,成为李士群座上客,顾婷发现李士群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汉奸,他一直和国民党CC组织保持着联系,顾婷将这个消息报告给廖思成,廖思成在请示上级后,让她试探一下李士群的口风。在跟李士群接触后,李士群表示愿意同中共合作,但指定顾婷是他们之间的线人。利用李士群的关系,顾婷获取了不少重要情报。同时,在与方天翼和廖思成的相处中,顾婷终于明白自己喜欢的其实是方天翼,廖思成只不过是她崇拜的偶像而已。顾婷和方天翼向组织打报告,申请结为夫妻,廖思成也替他们高兴。   就当方天翼跟顾婷两人等待组织的答复时,廖思成跟重庆之间的联系,一次偶然机会让日军截获。得知“黑狐”在上海出现,回到日本情报机关工作的山口一男奉命来上海寻找“黑狐”。   山口一男来到上海后,很快便注意到经常跟岩井来往的方天翼,顺藤摸瓜,他发现了廖思成,经过调查,山口一男怀疑廖思成和方天翼是中共地下党,而手下王天木的话证实了他的怀疑。山口一男决定将计就计,让中共和国民党窝里斗。   山口一男寻求李士群的帮助,却在李士群处发现顾婷,山口一男警告李士群注意身边的人,李士群知道顾婷身份已经暴露,让她赶紧离开。而此时,山口一男已经通过王天木让戴笠对廖思成和方天翼的身份起了疑心,派特派员沈晗来到上海,调查廖思成的身份。   山口一男同时跟踪方天翼和廖思成,抓获不少军统和中共地下党,廖思成和方天翼正不知哪里出了叛徒,沈晗的到来使得廖思成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廖思成借助沈晗将自己已经暴露的消息发送给李长城,请求下一步指示。沈晗表示不管廖思成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他们永远是好朋友,廖思成非常感动。同时,在沈晗的支持下,廖思成也准备给王天木以回击。在暗杀王天木的过程中,廖思成竟然发现山口一男的踪迹,这才明白自己暴露的原因。   这时,中日战争已经接近尾声,日军开始准备撤退,廖思成接到允许方天翼和顾婷结婚命令的同时,也接到让他们到延安的命令。廖思成和方天翼决定杀掉山口一男后一起去延安。   廖思成和方天翼与山口一男展开殊死搏斗,争斗中,顾婷为了救廖思成而死。顾婷的死让方天翼勇气倍增,最终杀死了山口一男。山口一男在临死之前向廖思成打听“黑狐”的真实身份,廖思成告诉他原本没有“黑狐”,那是戴笠下的诱饵,上钩的正是山口一男,听了廖思成的话,山口一男吐血而亡。   在廖思成的见证下,方天翼跟去世的顾婷结为夫妻,他给顾婷带上结婚戒指,并以丈夫的身份埋葬了顾婷。擦干眼泪,在日本天皇投降书的广播声中,方天翼和廖思成毅然奔赴延安。